值得回味的那些话语。

巴菲特相关

这顿饭让我意识到简单和尝试的力量。

巴菲特讲的东西其实特别简单,是我母亲都能听懂的话。
这顿饭对我最大的意义可能让我意识到简单和常识的力量,人的思想很容易被污染的,
当你对一件事情做判断的时候,你需要了解背景和事实,了解之后
你需要的不是睿智,而是面对事实时是否还有勇气用理性、用常识来判断。
常识是显而易见、容易理解的,但我们因为成长、学习形成的偏见
和个人利益的诉求蒙蔽了我们

巴菲特给了年轻人两个建议: 一.去接近成功人士,让他们的想法影响你; 二.走出去学习,让精彩的世界影响你! 
哈佛有句名言: 当你为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忙碌的时候,就没有时间为不想要的东西而担忧了!

如何设定目标?

关键一点其实就是目标的多少,我自己这段时间很多时候也是东做一点,西做一点。 感觉啥都想做,但是啥都浅尝辄止,弄的自己很多时候集中度不够。 晚上才又看到之前看过的一篇文章,感觉有必要再重新思考一下自己的目标,而且本身觉得 巴菲特在这里面说的方法可能对自己在将来的这段时间里会起到很关键的作用,所以自己记录下来。

The difference between successful people and really successful people is that 
really successful people say no to almost everything. —— Warren Buffet





工作特点使然,我时常要密集地和朋友讨论「战略」问题,说得具体一点,大概是「应该做哪些事情」和「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这些问题经常是公司层面的,也有很多时候是个人的。

而讨论了这么久,我最近才意识到,战略的核心意义是「做出选择」。不需要选择的,就不是战略。
比如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提供良好的客户体验」和「建立高效的运营体系」就不能算是战略,因为这是大家都要尽力做到的。《哈佛商业评论》的这篇小文说的也是这个道理,它的表述方法是:你战略的相反面必须是另一个战略 ——「提供很差的客户体验」肯定不是。

同样,对于个人来说,「勤奋学习」或者「认真工作」也不是战略,决定花时间「学好英语」而不是「提高做 PPT 技能」才是。


战略没有小事。那下一个问题就是:作为个人,如何进行选择,以及树立自己的目标呢?
Mike Flint 与巴菲特的故事
前一阵读书,有个故事很好地解答了这个疑问。故事是关于巴菲特和他的私人飞机飞行员 Mike Flint 的:Mike Flint 做了巴菲特的私人飞行员十年之久,还曾为美国四任总统开过飞机,但他仍在事业上有着更多追求。有一次,他和巴菲特在探讨他的职业生涯目标时,巴菲特让他去做这么一件事:

首先,巴菲特让 Flint 写下他职业生涯最重要的 25 个目标来。于是,Flint 花了一些时间,把这些目标写了下来。

然后,巴菲特让他审视一下这个清单,然后圈出他认为最重要的 5 个。Flint 也照做了。

Flint 现在有了两个清单。一个是他认为自己职业生涯最重要的 5 个目标,另一个是另外 20 个他也觉得比较重要的事。

巴菲特问 Flint:你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么?Flint 答:知道了。我现在会马上开始着手于实现这 5 个目标。至于另外 20 个,并没有那么紧急,所以可以放在闲暇的时间去做,然后慢慢把它们实现。

巴菲特听完后说到:不 Mike,你搞错了。那些你并没有圈出来的目标,不是你应该在闲暇时间慢慢完成的事,而是你应该尽全力避免去做的事——你应该像躲避瘟疫一样躲避它们,不去花任何的时间和注意力在它们上面。

这让我想到了三件事:

1)有目标是非常重要的。当有了具体的目标,你才能反复地推演实现这个目标的方法和路径,才能在每天早上睁眼之后明白自己应该围绕什么东西优化和努力。我听过的另外的一个很好的表述方法是:将开放式的问题变成封闭式的问题。而「什么都能做」或者「所有方向都可以是方向」是最可怕的,对于个人或是企业都是如此。滴滴早期找到了「五分钟内叫到出租车」的这么一个封闭式的目标,就意味着,它一开始不需要去开拓专车或快车,不需要优化用户乘坐出租车的体验(比如培训司机,在车内放上水、纸巾或者杂志),而只需要围绕着如何覆盖更多的车,以及优化车辆的匹配算法来执行。这样整个公司的目标是极明确的。

2)专注很有力量。在一个人的认知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一段时间如果有太多目标,那么很可能哪个都无法完成。尽管「专注」和「聚焦」的概念已经被现代人提及的太多,但真正能做到准确地辨识自己的欲念,去除自己不真正需要的东西的人,还是少数的。

3)比起「有所为」,「有所而不为」可能更关键。这可能和芒格说的「Invert, always invert.」 有相通之处。没有被选中的那 20 件事,其实也是你感兴趣的或者有意义的,所以就很容易找到各种合理的理由去在那些目标上花时间。但它们才是默默消耗掉时间,转移你的注意力,又不能真正产出成果的事情——这种目标比看起来明显就很愚蠢的东西更加危险。

一个可操作的方法
顺着这个思路,我也去做了和 Mike Flint 相同的事。在过程中我发现,虽然听起来简单,但列出清单再划掉那些不重要的选项,其实是个相当考验人的过程。于是我做了一些细化和扩充,如果你有兴趣,下面是一个可以执行的方案:

1. 列出 20-25 个对你最重要的事,或是最想达成的目标

a. 这个清单上的目标,即可以是阶段性的,比如「未来一年我想达成的目标」,也可以是永久性的——我自己写的就是「我的生活里到底什么对我最重要」。但如果是阶段性的,可以尽量写得具体一些。「我希望自己的体脂率能到 20%」比「我想变得更健康」要好,「在知乎上写十个长答案」比「加强写作频率」要好。而如果是长期的,可以稍微模糊一些,比如「和最聪明的人在一起工作」。

b. 如果你想不出 25个也没关系,试着天马行空,go crazy with your list。你心底里一定有一些最深的渴望和最疯狂的想法,把它们写出来。

c. 慢慢来,这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过程。我的经验是,列出一个「自己希望想做的事」的清单,绝不是花一个小时头脑风暴一下的结果,而是一个细细琢磨,偶尔灵光一现的过程。不用想着一下午把这件事情搞定,我花了两周时间,你完全可以更多。

2. 将这个清单上的目标慢慢缩减成 5 个

a. 这应该整个步骤中最重要的一步,我曾在一个知乎问题里写过,欲望没有对错,我们需要的是诚实面对自己。另外,为了接近事情的本质,你可能需要反复地拷问自己,真正喜欢的是什么、真正希望实现的是什么、真正在意的是什么?——如果你喜欢冲浪,你是喜欢冲浪带来的阳光、沙滩与多巴胺,还是喜欢「冲浪时候的自己的样子」,或者是「和其他玩冲浪的人在一起」?——这些都是不同的。在这个过程中,你可以反复用三个问题来去除掉那些幻象:

1)过去十年里,你还记得自己最开心的某个瞬间么?当时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那么开心?

2)曾经你对哪些东西非常有热情,但后来又放弃了的?原因是什么?

3)如果现在你的银行账户里突然多出来了三亿的存款,那么目前生活里的哪些事你仍然是会继续做的?......

b. 「5」是一个虚指的数字,至少对于我来说。如果设立短期目标的话(比如一两年之内),我觉得有两三个比较具体的目标就很好了(当然你还可以把它们拆分成更细小的目标,在哪个层级上设定这些目标也是你需要考虑的事);如果是更长期的想法,那么 5 个也算是合适。最重要的是,留下那些你真正想要的东西。

c. 同样地,慢慢来。比起疯狂地列举好玩儿的事,去除掉它们是个更触及灵魂的过程。所以,不用想着很快完成。你可以细细地体会一个东西给你带来的快乐究竟是什么(比如我会反复问自己,我为什么喜欢打网球?它给我带来了什么?),也可以将这些工作放在大脑的后台运行,然后在某个瞬间你就会明白它们的意义。我用了将近一个月精简这个清单,你不必害怕需要更长的时间。

3. 根据你精简的情况,列出一个「一定不去做」的清单来(not-to-do list)

到这里,你终于完成了绝大部分的流程,但行百里者半九十,这最后一个步骤也是非常重要的。刚才你已经划掉了 20 件你有些兴趣但最终决定不作为最高优先级的事,现在,基于它们,你应该列出一个以后「一定不要花时间去做」的清单来。如果你决定了在未来一段时间专心把做 PPT 的水平提高,就先不要想着练习 PhotoShop 的技巧,虽然这看起来也在「努力」。当你有了这么一个清单之后,以后再面临各种各样的「诱惑」,就可以很坚定地进行选择了。放弃很难,感动自己则容易得多。

最后,一点心理学上的小事
任何「自我提升」方面东西都是知易行难的。我知道哪怕这篇文章已经努力把这个过程写得明白,但离读者真正做到也是不那么容易的。很多时候,是否能做到是个心理问题。我在想,完成这件事,大概有三件事需要克服:说「不」的能力;抵抗「害怕错过」的能力;以及行动的能力。下面这三篇文章也许能帮到你:

1. 我们为什么难以说「不」:其实你可以说“不”|什么是“自我坚定”(Assertiveness)?

2. 什么是FOMO(Fear of Missing Out):FOMO:一种社交时代的专属疾病;以及改掉一个习惯其实并没有那么难。

3. 聪明人常会遇到的问题:PS 位置、D 位置与「聪明人」的诅咒

祝你好运。记住:You can do anything. But not everything.

持续

芒格曾经说过这么一段话,在常人看来,巴菲特60年不变地坐在书桌前安静地读年报、看新闻,时间似乎停滞了一般;在我看来,每过几年,巴菲特的大脑其实就重新迭代了一次,外表看是同一个人,内核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正所谓:新故相推,日生不滞;与时俱进,动态优化。这是我从巴老身上学到的,平静而又令人震撼的前进力量。

李嘉诚

李嘉诚做生意是大周期高手,但关于周期他不管是接受采访还是自传都没透露过心得,哪怕只言片语都木有,也许这是超人的看家本领,不会随意讲的,很早之前看过的一段他的采访,注意到有一句这样的话:你一定要有一个生意是任何时候都赚钱的。仔细想想,这句话其实真是做生意的精髓,某个角度也能暗合大周期,他买了很多港口和公用事业,并非他有公益心,他买的是现金奶牛,像港灯地铁燃气这些稳定的业务源源不断的给他贡献现金流,遇到大周期的谷底,很多企业因为现金流或者债务问题,大幅折价抛售资产,求着李嘉诚买,他可以很悠闲的挑挑拣拣,因为只他有现金流,对他来说是钱,对别人来说是命,然后拿着这些资产到大周期顶部,再从容抛出,身段灵活的一逼,所以,老板们记住这句话,你一定要有一个生意是任何时候都赚钱的。

选择大于努力

你的努力为什么没有意义? 今年刚好 40 岁,在一家著名外企做到技术专家的位置,在亲戚朋友眼中,俨然已算半个“成功人士”,但内心深处,却无一刻不战战兢兢。我知道,自己就像一个风雨中的高跷人,哪怕一阵风,一个闪失,都会重重跌倒,甚至于再也爬不起来。

我有一个习惯,每年定期更新简历,然后面试一圈,一则看是否有更好的机会,二则了解市场行情与技术动向,也作为自己下一年努力的方向。

从 30 岁到 40,整整 10 年,年年如斯,这种形式一直有效的鞭策我努力学习和工作。因为我相信只要我保持努力,就会永远站在技术的前沿,就会永远保有强劲竞争力,所谓的“中年危机”永远也不会落在我的头上。

然而随着年岁增加,随着每年面试境况的逐渐下行,我越来越怀疑“努力”的价值,也渐渐能理解年轻时听到的那句话:“所谓悲剧的人生,并不仅仅在于被不幸击中,更在于这种不幸的不可避免性”,而“中年危机”就是这样一个不可避免的人生悲剧,就绝大多数人来说,无论如何挣扎,都逃无可逃。

年初,跨过大半个北京城,来到某视频网站应聘高级软件工程师,我准备充分,状态神勇,在技术环节过关斩将。因此,当我在会议室等待总监面试的时候,踌躇满志,心想这个 offer 十拿九稳了。

我已经想好了,当总监坐下和我谈理想的时候,我一定要把我的技术深度和广度充分展现,我要和他谈架构,谈趋势,谈…,然而就在总监推门而进,我起身相迎的瞬间,从总监脸上我读到不是微笑,而是分明的惊诧和失望。他甚至都没有坐下,只是简单问了个数据库并发问题,就草草结束了这次面试。

这次面试,即使是事过数月,我依然清楚的记得哪位总监脸上的表情,他期待的显然不是一个奸滑,油腻的中年大叔,而是一个血气方刚,听话,能加班的精壮小伙。

于是,我调整了策略,把求职的方向改为了架构师。这次显然对路了,面试和谐多了,再没碰到早前面试纯开发岗的尴尬。

国内某著名商城的大数据架构师职位,技术环节,面试我的是一个 30 出头的小伙,人很 nice,整个过程我俩的思路一直比较 match,能看出小伙对我很满意,所以当面试结束,小伙子说让我回去等通知的时候,我内心相当惊诧,觉得自己可能被悲剧的“套路”了,索性直接问:“我是不是挺让你失望的,所以套路我,让我回去等消息呢?”小伙子是个直爽人,甚至有点激动,转身拿过来几分简历递给我说:

“你看,这是最近面过的候选人,这是 XXX 的首席科学家,这是 XXX 的 VP,这是…,相比之下,你的背景真的是太一般了,我也是看你技术不错,才让你进入候选名单的。真不是忽悠你,架构师只有一个,公司肯定要在其中反复筛选,我也是看咋俩聊的不错,才给你看这些东西的。”

事后证明小伙确实是个实诚人,很快我就收到了复试通知,接下来又经过前前后后 2 个月,总共 6 轮面试,我才艰难的拿到了最终 offer。然而其中的忐忑,抑郁,自不可为人道,再叠加此前面试高工时的屈辱,使我分明的觉出了这个年龄职场人的窘迫。

找工作使我确认了一个问题:纯粹的技术岗,只要到了年龄红线(大概 34 岁),即使你再努力,技术再好,再有热情,也是白搭,人家甚至连面试的机会都不会给你。因此,年龄大了,如果还想有口饭吃,就必须削尖脑袋往上走,做架构师,做管理。但残酷的是,在金字塔式的组织架构下,这些岗位必然是相对稀少的,那些没有走上管理岗的大龄技术人员的出路又在哪里呢?

作为一名 90 年代的大学生,曾经的“天之骄子”,从学生时代,我就时刻鞭策自己要努力学习,努力工作,生怕哪步走错了,被技术,被时代抛弃。然而现实是什么?即使你精通多门编程语言,熟悉各种设计模式,懂大数据,懂 AI,然而那又如何?

你不想做总监,不想做 CTO,就是想安安静静的研究技术,这个要求高吗?然而现实就是如此残酷,你要么努力“奋斗”,踩着众人的失败成为所谓的“管理者”,要么就会跌成可悲的 loser,这中间没有任何温情的中间地带。

在我们的价值体系中,“努力”是一件无比正确的事情,但在我们努力的同时,其实并不会去思考努力背后的价值,很多时候,我们只是享受这种“努力”的感觉,因为在沉重的现实面前,只有不断的“努力”才能稍稍减轻我们巨大的焦虑感。

那些毒鸡汤,教人要努力,要超越,要成功,要做人上人!然而对一个群体来说,这种毒鸡汤却毫无营养,因为就一个群体来说,成功的永远只能是少数,所谓的努力只是徒然增加了整个群体的生存难度(想想那些无底线加班),至于整个群体的成功率则不会有任何改变。

而要提高整个群体的成功率,这个社会就要能容纳更多元化的价值观:你擅长沟通,喜欢管理,可以,努力奋斗吧骚年,向着 CEO 前进!而你喜欢技术,可以,我也欣赏你,创造条件让你沉浸于研究,也满怀信心的期望你的创新。哪怕你就是如此不思上进,就是满足于“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小日子,我虽然不赞赏你,但也绝不鄙视你,是谁规定了“奋斗”的人就比不“奋斗”的人更高尚呢?

而要提高整个群体的成功率,除了更多元的价值观,亟待改变的还有当前恶劣的劳动关系,例如恶性加班(如 996),年龄歧视,性别歧视。因为只有这样,才可能最大限度的延长员工的职业寿命,才使个人努力有讨论的空间。否则所谓的努力最终都会异化为年轻时在血汗工厂出卖青春,而年老色衰,加不动班了,就会被资本家无情的扫地出门,空留一声叹息!

10 年的时间,生活的磨砺,逐渐把我从一个盲目乐观的青涩小伙,变成一个悲观主义者,但无疑却是历史上最好的我。我已接受了自己的平庸,放弃了虚幻的主角光环,承认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

我是悲观的,但更是理智的,因为保持理智的最佳方法就是彻底掌握悲观主义,比如塞内卡就认为,愤怒和失望就是源于乐观主义的预期。北欧的居民不会因为下雨而愤怒,因纽特人也不会下雨而失望,我也不会因为将来的生活对我的捶击而放弃,因为这都没有超出我的预期。

然而,即使如此,我依然要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把我的思索表达出来,那是因为:

虽然我们都是挣扎在底层的普通人,无奈,卑微,懦弱,但我们绝不傻,绝不麻木。我们虽然无力改变这荒谬的现状,但也绝不会为这荒谬的现状叫好,更不会把这种荒谬合理化,成为一个可悲可恨的“奋斗逼”!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2019年查理-芒格在年会上的观点汇总

—— 顾城《一代人》